WFU

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

梵谷光之博物館 -- 藝術體驗的新境界


近年來為了讓藝術體驗更加多元化,不論是之前會動的清明上河圖那般經典重編,或是像之前伊藤潤二將 VR/AR 導入作品展覽中,甚至各種互動式呈現,都試圖讓藝術更加親近、讓體驗更加深刻。但這次梵谷的 Atelier des lumières 光之博物館,卻將藝術體驗推上另一新層次。


走進畫作中 -- 沈浸式體驗


不只是近年來沈浸式劇場,不同於一般大眾所熟知的鏡框式表演,試圖消弭表演藝術中,表演者與觀看者的界線。而一般靜態展出的畫作,也加入的如此風潮。

這次的策展是來自於藝術之都巴黎的 culturespaces 私人的藝術機構,藉由上百台投影機,在一個近千坪大小的空間,讓觀展者能夠置身於畫作打造的空間中。而在這次展覽之前,culturespaces 已經有嘗試過 Gustav Klimt 的作品再創作,獲得廣大的迴響與好評。

與其說是展覽,其實更像是電影表演。將作品的重新解構,讓作品中的主題產生動態效果,並將其背景無限延伸,搭配相對應的音樂與音效,讓觀展者彷彿置身於畫作中。


讓梵谷更梵谷


而這次 culturespaces 選定的便是梵谷。梵谷畫作最讓人熟悉的,便是那鮮明的色彩、流動的筆觸,讓這次的光影演出更佳令人印象深刻。又或許因為梵谷喜愛日本藝術的緣故,這次的「電影主題」除了梵谷外,還加入了當時 19 世紀相當流行的日本主義與浮世繪主題。

本次實際的全空間投影作品有三:Van Gogh, La nuit étoilée 梵谷星空Japon rêvé, images du monde flottant 浮世繪日本夢Verse 詩。有興趣的話,點取連結便可看到相關的影像呈現。


觀後感想


一開始其實對於這場展覽並沒有抱太大期待,一來覺得只是大型空間投影聲光秀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,二來覺得讓作品會動只不過是譁眾取寵罷了,之前梵谷相關的電影不也有嗎(咦),三來之前荷蘭的梵谷博物館也有類似的作品再創作呈現,已經大大失望過一次了(掩面)。但實際體驗後,卻是驚呆了(笑)。

在梵谷星空中,呈現的並不只是星空,而是梵谷作品的回顧。呈現的方式也相當特別,像是梵谷眾自畫像的登場是單隻眼睛,以窺視與被觀看的關係,讓梵谷從自己的作品中漸漸顯露出面容。而有些作品有時會有固定靜止的呈現範圍,而其他空間則是這幅作品的延伸,就像是我們專注在一個物件上時,其周遭背景被流動化與糊化的效果,讓實景感更加真實。

浮世繪中,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便是那藝妓們,投影讓整個展場彷如置身於和室空間中,隨著層層只見影子投影騎上的紙門被拉開,一個奢靡浮華的場景便被揭露出來,還有那有絕妙音樂搭配的海浪,當下真有置身洶湧海流中的體驗。

而最後的詩,則是自然空間、景物、宇宙、爆炸眩光、與幾何圖形的再創作,連下雨時地板上都會有陣陣漣漪,是個純粹抽象的聲光體驗。在星空與浮世繪的重磅轟炸後,是個簡短而寧靜的小憩。

在空間上,上千坪演藝空間的約被柱子切割成三個主要空間,另外有高台走廊可供俯視全場(但覺得在高台上就比較像在看電影 像位居高位俯視底下眾生,不如在空間中享受 360 度的沈浸式體驗),每個表面,包含腳下的地板,都是投影的涵蓋的範圍。另外為了增加流動的感覺,其中也有水池區與全鏡面萬花筒區,讓整個視覺呈現更加多元絢麗。

這三部全景投影短片的總時間約莫 30 分鐘,無限巡迴播放,觀眾可以自行選擇在展場的任何空間,或站或坐或臥,以各種角度觀賞這個精心打造的空間。

很開心能看到平面畫作也能加入沈浸式體驗的元素,是個相當推薦的展覽。也希望之後在台灣也能有看到類似的呈現。


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

LAST 局部麻醉藥系統性毒性


自從 cocaine 被發明做局部麻醉用藥後,局部麻醉藥在臨床上便被廣泛使用,隨之而來,相關的藥物不良反應則漸漸浮上檯面。


要小心警覺神經毒性


常見先有興奮性的症狀(聽覺改變 、味覺改變、嘴唇或手麻、譫妄)、再是抑制性的症狀(痙攣、呼吸抑制、甚至意識改變)。

這部分是出現 LAST 的警訊,因為臨床上較為明顯,容易在第一時間察覺。隨著神經學毒性的發生,接下來的是驚心動魄的心毒性。


大魔王是心毒性


可能會出現的臨床表徵有:傳導改變(心跳變快/慢、心律不整)、收縮力變差、甚至心臟停止,需要立即急救,又因為較難救回,甚至需要考慮用葉克膜來維持生命。

雖說大家常會記得 Marcaine 有心毒性,但其實所有的局部麻醉藥物,只要劑量夠高,都會造成心毒性。只是 Marcaine 神經毒性與心毒性的緩衝空間較小,常在出現神經學症狀後,心毒性便緊接而來,殺個措手不及。甚至有些不典型的案例,直接跳過神經學症狀,直接以心跳停止的方式來呈現。


還是遇到了,要怎麼辦?


雖說小心使得萬年船,但畢竟醫療沒有百分百,加上每人體質不同,還是有可能會遇到狀況。

一旦發現相關症狀,首先要維持呼吸道,確保呼吸道通暢,如果有痙攣症狀,應立刻以 BZD 等鎮靜藥物,甚至少量的肌肉鬆弛劑來停止抽筋,畢竟呼吸抑制造成的缺氧或是血液酸化,都會讓 LAST 更加嚴重。

積極預防、早期發現、早期治療,才是王道。

Lipid emulsion 是治療首選,但也不是只要有 lipid 就好,像是 propofol 就不能當作替代藥品,甚至可能會抑制心肺功能,而更加壞事。

要是心跳停止就按照 ACLS 處理,不建議使用 vesopressin, CCB, 或 beta blocker。

如果對藥物與急救都沒有反應,應立即送至可以提供體外循環的醫療中心,做進一步救治。


治療主角: 20% Lipid emulsion 


bolus 1.5ml/kg, infusion 0.25ml/kg/min til 10 min CV stability.
rebolus, infusion ~ 0.5ml/kg/min
Max 10ml/kg for first 30 min


最後小提醒


各種麻醉都有其好處與風險,麻醉還是要有合格的醫師來做處置,以確保麻醉安全。


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

關於局部麻醉藥該知道的 5 件事


作者:王姿文


前一陣子和朋友聊天,聊到最近在做的各種疼痛治療,還有自己從病人的回饋與各種實證中,漸漸調整自己的作法與藥物用量。

朋友此時突然驚訝的問了一句:「什麼?局部麻醉藥也有毒性?」

會有這驚訝其實並不大意外,畢竟局部麻醉藥是醫療同仁的好朋友:只需要打在傷口附近就可以讓傷口疼痛緩解(像是縫傷口打的局部麻醉藥),打在神經訊號傳導路上,就可以阻斷電位傳遞,進行一定範圍的治療處置(像是某些牙科與眼科的手術)。就連抽脂手術都會輔助加入局部麻醉藥,與脂肪一起抽出。臨床上使用實在相當廣泛。

可是瑞凡,是說連喝水多健康的生命之源「水」,都可以造成水中毒了,局部麻醉藥這樣一個好用的藥物,使用起來怎可以不小心呢?

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

平庸的邪惡 -- 我們與惡的距離真的遠嗎?


作者:王姿文




平庸怎麼會邪惡?


In other words, the more superficial someone is, the more likely will he be to yield to evil. That is the banality of evil. 
當人們越是淺薄,越有可能導致罪惡,這便是邪惡的平庸性。

最近關於「惡」的論述,隨著公視劇集「我們與惡的距離」開播而引起熱烈討論,在此當下推出這樣一部討論「平庸的邪惡」的劇作,時機相當湊巧(笑)。

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

ACLS 高級心臟救命術 Megacode 簡單流程


作者:王姿文




這是做什麼的?


ACLS (Advanced cardiac life support) 高級心臟救命術,是全台醫護人員必備的證照之一。為了增進所有醫療同仁的專業能力與團隊合作,定期舉辦繼續教育與證照更新,其中 Megacode Simulation 情境模擬考試更是每次證照認證的大魔王。


於是乎,趁著這周末剛考完試,簡單整理 Megacode 考試的應對流程。參考資料主要來自於美國版 2015 & 2018 年 AHA guideline,輔以歐洲版 ERC 2015 guidelines,希望在考場與臨床上再如何緊張,也能順利過關囉。

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

資訊設計計畫





咦?怎麼出現了?


說來真是汗顏,部落格因為各種不可抗力(?)因素,順理成章的荒蕪已久,又因為各種天時地利人和,一時衝動又重啟耕耘(笑)。


為什麼是資訊設計?


這個主題其實想做已久,只是所需時間與精力較高,一直推遲著。

回顧過去的學習歷程,或許因為習慣課堂簡報式的學習,對於資訊設計的認知,多只侷限於口語表達、台風營造,「輔以」投影片設計。為什麼要特別強調「輔以」?因為曾經有一陣被自己洗腦著投影片不重要,但本身又無可救藥的喜歡視覺設計,就像是明明愛吃卻要一直告誡自自己不要吃要運動,心情相當矛盾。

但後來才發現視覺哪裡不重要呢,只是重點不在美觀與否,圖多還是字多,一分鐘幾張投影片,甚至不用投影片,那些不過是不同目的的簡報風格流派,且簡報只是資訊傳遞的其中一種方式,重點其實應放在面對不同受眾,不同目的的資訊呈現規劃,喜歡吃,就研究如何吃得健康又不胖,喜歡玩視覺呈現,那就找適合的主題與受眾,雙倍的玩下去。

如果您也對資訊設計有興趣,卻不知道如何著手,在此推薦 Hahow 由圖文不符開售的「讓圖不只是好看的-資訊設計思考力!」線上課程,由專門做資訊設計的團隊來傳遞資訊的概念,不亦快哉。


會不會又只是說說而已?


所以才需要社會約束 XD。故事是這樣的,幾天前一時衝動,和一群臉友簽下生死狀,一起面對偷懶病的集體治療,接下來 12 週,每週一將會更新一則文章,要是沒有達到,錢包便會嗚呼哀哉。

既然要做,就做最想做的,既然要畫餅,就畫大一些。有夢最美,死線相隨。

但吃大餅也有消化不良的時候,不論這 12 週是否每個主題都能順利生成,完整性是否足夠,都還請諸位不吝給予建議與指教,如同懶人包的精神一般,隨時增修,以臻完善。


這篇怎麼這麼廢?


一般人太久沒運動,不適合一下子就去跑馬拉松,太久沒有寫部落格,總是要暖身復健一下。

這篇之後會變成檢索頁,往後要是有相關文章,也會持續更新。


未完待續。

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

線上讀書會 -- 柬埔寨


記錄:王姿文


繼印尼之後,東南亞的閱讀之旅,來到了國人較不熟悉的柬埔寨,精確地來說,我們對這國家的認知,多來自於大小吳哥窟的旅遊記事。但在吳哥的輝煌之外,我們對於這個國家的認識,其實少之又少。



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

南海議題


讀者:王姿文,寫在讀書會後

繼上次 Bill Hayton 《南海》的讀書會後,對南海議題,不論是歷史或政治勢力的角力,有粗淺的了解,又因為深深感到對這部分認知實在不足,繼而閱讀了同為麥田國際系列 Robert D. Kaplan 的《南中國海》。




南海爭議地圖

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

不平等的審判


讀者:王姿文,寫於讀書會前




恐龍法官?真.恐龍?


在「光復國中學生變裝納粹」討論得沸沸揚揚之際,有人提到德國特色本不該只有納粹;那台灣呢?廉價健保與刑責伺候的醫療環境,應該也稱得上是名揚世界的台灣特色吧。從進醫院見實習開始,便常聽許多前輩,討論著各式醫療糾紛、與恐龍判決,更看到許多醫療同行,紛紛跨身法律界,希望能為醫療法律盡一份心力。

隨著醫療環境日益惡化,醫療糾紛的預防與處理,成了當今醫療人員需要面對的課題。身為負責手術房中的風險管理,並保持著醫療糾紛判賠最高紀錄的麻醉科,除了兢兢業業、努力精進技術外,不免思考著,哪天真要是遇到了法律糾紛,在醫療專業之外,還能做些什麼,以避免在法庭 轉角 遇見恐龍判決。

抱持著「與其不斷抱怨,不如認清現況」的想法,趁著讀書會的機緣,找了一群愛知求真的夥伴,閱讀了這本《不平等的審判:心理學與神經科學告訴你,為何司法判決還是這麼不公平》,希望能從中找到一些新想法。

或許,人人都有機會做出恐龍判決?

註:「恐龍法官」源自草食性恐龍對現實反應緩慢,原指社會價值嚴重脫節的判決結果,目前用指稱所有不符社會期待的裁決。

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

「從做中學」是真理嗎?


作者:王姿文

說到從做中學,醫學臨床訓練應該算是其中的代表了,而醫學訓練中,最具從做中學精神的,莫過於 OSCE 高擬真模擬訓練了。

身為第一屆將 OSCE 列入執照門檻的醫學生,原以為之後再也不用和 OSCE 見面,沒想到又誤入唯一有 OSCE 專科考試的專科......這才知道原來「高擬真模擬」源自於史丹佛麻醉訓練。於是在腳殘之際,來到高擬真情境模擬工作坊的教師培育課程,深受這源源不絕冒出的擬真考試荼毒之際,藉機了解這「從做中學」背後的奧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