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

疼痛不用忍 -- 打破 5 個疼痛迷思


最近臨床上主要專注於急性疼痛治療,藉由疼痛訪談與病人的對談互動中,發現其實大家對於急性疼痛控制都會有些不必要的擔心,因此特別來聊聊這些常見的迷思。


痛忍一忍就好?


大家或許從小受到「忍耐」是美德的薰陶,臨床上常見許多明明痛到眉頭深鎖,主觀上覺得很痛的病人,卻不大願意使用止痛藥。

其實忍痛並沒有比較厲害,而且還會因為長期疼痛的刺激,疼痛訊號一直傳至大腦中,產生大腦對疼痛的敏感化 (central sensitization) ,種下日後慢性疼痛的種子。 現在忍一忍,不小心變成要忍一輩子,多划不來。

而且要是急性疼痛控制得好,咳嗽、活動、復健都能比較容易進行,能夠比較早拔管、下床活動,減少因為躺床不活動造成的併發症,進而能及早出院,提早恢復正常功能呢。

再者,疼痛本身對於身體是一種壓力,如果本身身體狀況較差,疼痛的壓力就有可能會變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不可不小心啊。


打止痛藥傷口會不會比較慢好?


其實還蠻訝異常常被問這個問題,因為通常止痛藥的種類有兩大類:嗎啡類藥物、與嗎啡類藥物。這兩者都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會影響傷口癒合。就不知道這個謠言是從哪裡來的了(笑)。


止痛藥會不會過量?


每種藥物都有其建議劑量,但即使是同樣的劑量,使用在相同身高體重的人的身上,效果與副作用也都不一樣。所以醫師在開藥時,會依照病患狀況,與對藥物的反應來做調整。

而這個問題最常見於使用自控式止痛的病人。自控式止痛是一部微電腦,讓病患能帶在身邊,只要痛就可以隨時按壓要求給藥的機器,因此病患常擔心會不會因為按太多下而止痛藥過量,但這實在是多慮了。一般在裝置機器之前,醫師會依照病患狀況,設定劑量與單位時間內的給藥上限,所以即使狂按給藥鍵,電腦也不會傻傻地給予過量止痛藥的。


打止痛藥會不會容易上癮?或是有依賴?


目前止痛藥種類中,有成癮性的主要是鴉片類藥物。但在醫師指示下,只做短期急性疼痛控制的話,上癮的機率很低。除非是長期大量慢性使用特定種類的止痛藥,才比較會有上癮的考量。

且如果是手術後,或是意外創傷後的急性疼痛控制,隨著身體傷口慢慢復原,疼痛感會隨之降低,所以止痛藥的用量通常是越用越少。反倒是之前提到未控制好的急性疼痛,有可能會慢性化,依賴與成癮的風險反而更大。


之前對於止痛藥的副作用很明顯,那怎麼辦?


近年來止痛的概念慢慢走向「多模式止痛」,也就是多管齊下的概念。止痛藥並不是止痛的唯一選擇。

除了止痛藥外,還可以搭配局部麻醉、區域麻醉、神經阻斷......等各種不同的疼痛治療,達到效果更好、副作用更少的多贏局面。所以如果對於急性疼痛控制還有任何疑慮,最好的辦法,是和專業的疼痛科或麻醉科醫師諮詢,不要陷入不必要的迷思呦。


因為忍痛,真的沒有比較厲害。


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

杜拜轉機的另一選擇 -- 阿布達比一日遊


近來飛歐洲線,為了考慮將時間最有效率化,半夜從台灣出發的阿聯酋紅眼班機,清晨由阿聯酋中轉,下午抵達目的地的組合,成了最近的新歡。而在購買時,常有兩種組合機票選項:一個是短時間轉機,另一是長時間轉機(喂)。

有趣的地方在於,在回程的長時間轉機選項中,抵達杜拜時間通常是清晨,而離開時間通常是隔天凌晨三點,也就是會有一個完整全天空擋,可以在杜拜跑跳。常見行程通常會搭杜拜的無人駕駛捷運,免轉車直達杜拜商場 Dubai Mall 大肆購物一番,之後再「滿載而歸」,不亦樂乎。

除了購物選項外,如果時間允許,有的人會來個文化一日遊,不論是體驗阿拉伯式民俗村,看各種不可能的世界村、世界最高的哈里發塔(Burj Khalifa)、或是沙漠中的大型滑雪場......,都是相當常見的中轉選擇。

但真正讓我嘆為觀止的,卻都不在杜拜,而是阿布達比的兩大景點:大清真寺與總統府 (Qasr Al Watan)。


阿聯酋的富爸爸 -- 阿布達比


說到阿聯酋,簡而言之就是個石油暴發戶們,是由七個酋長國組成的邦聯,而阿布達比就是這個暴發戶的老大。如果說杜拜是個年輕氣盛,誇口 nothing is impossible 的青少年,而阿不達比就是低調奢華,要面子要排場的大家長。

這些酋長國雖說有選舉,但基本上總統都是由阿布達比的世襲國王,副總統則是杜拜的世襲國王擔任,每次投票結果都這樣,真巧。

一般旅遊書大多著重在杜拜的紙醉金迷,但經過這幾趟下來,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始終還是阿布達比。


大清真寺


阿布達比的大清真寺,應該是所有來到阿布達比的遊客都會造訪的地方,當初阿布達比國王為了建造當時全世界最大最美的清真寺,參觀的世界各地的清真寺後,運來世界各地的材料,召來世界各地的匠工 ,聯合打造了這個現在已經是號稱世界最美的清真寺。其中最有名的是世界上最大的無縫波斯地毯,建築中所有的裝飾都是雕刻鑲嵌而成,再再從各種細節誇耀其財力與影響力。

另外因為阿聯酋的季節只有兩種:夏天、與熱爆的夏天,我參觀時正值 38C 的酷暑,寺方還提供印有清真寺圖樣的陽傘,借給遊客使用 XD。大清真寺的四周環繞了水池,當清風吹起,會將水氣帶入四周的走廊,帶入一絲涼意。當夜幕低垂,四周燈照下,水池的粼粼波光便會映照在潔白的清真寺上,形成令人讚嘆的藍色清真寺,讓人有誤闖一千零一夜的錯覺。


總統府 (Qasr Al Watan)


總統府近期才開放參觀,算是比較冷門的旅遊景點,和大清真寺一樣只需要預約就可以參觀,原本沒有抱持太大期待的,不過就只是個總統府嘛,卻在進門的那霎那,倒抽了三口氣......。

回想起當時在巴賽隆納參觀聖家堂時,也只不過覺得天啊好美,這次卻是完全震撼到無以復加,將我畢生所聽過的髒話拿來加重語氣,也無法確切形容當下感受,只能喃喃重複 I'm so speechless......。如果說曾經滄海難為水,之後看各種阿拉伯式的建築,恐怕就只有還好還好的份了。

剛才說過,阿聯酋的總統選舉,都會很剛好的都是阿布達比國王當選,所以這總統府基本上就是這國家最有錢有權的人的辦公地啦。雖說是總統府,但其中不乏各種常設展覽,可以從中一窺阿聯酋的政經歷史,與一些富有文化意涵的文物展覽。

如果阿布達比只能來一個地方的話,和熱門的大清真寺相比,毫無懸念的推薦總統府 Qasr Al Watan。


一些旅遊資訊與注意事項


如果時間很夠的話,不同酋長國間有巴士接送,甚至可以考慮計程車當作移動工具,畢竟當地治安良好,多人的話,計程車也便宜舒適。

但畢竟交通較為不便,且轉機時間有限,如果沒時間做功課,考慮時間成本與舒適度,不妨參考當地的 local tour ,提供專車接送與導覽服務(重點是一路上有提供冷氣與冰水)。只是這些當地套裝行程品質參疵不齊,評價好的有的是導遊緊迫盯人要求遊客寫的,所以不妨多方比較,留意那些評價差的內容。

在當地套裝行程的部分,也要注意每個景點逗留的時間,有的行程雖號稱是文化巡禮,但卻沒有實際進入景點參觀。有的則在行程中會大力吹捧某個額外景點,問大家有沒有興趣「加碼」,再從中收取大量「額外預約金」,都是要注意的地方。


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

你的身體不小心透露了什麼秘密?


還記得幾年前入籍 World gym,當時就抱著初學乍練談判技巧的心態,努力和推銷員見招拆招殺價。而入會後,我的接待員知道我喜歡看書,便借了幾本書給我,其中就包含了這本《FBI 教你讀心術:看穿肢體動作的真實訊息》。

讀心術這種東西見仁見智。之前把它歸於心理學的範疇,所以乍看之下以為是在講犯罪心理學之類的書籍,但實際閱讀後,發現確是從人類演化理論切入,解析肢體語言的書籍,相當有趣。但其實這是翻譯的問題,英文版本的其實重點是擺在解讀肢體語言,或許是為了銷售,在中文翻譯時,反倒強調了 FBI 的讀心術,以勾起讀者的好奇心。


2019年6月10日 星期一

非常林奕華舞台映畫


在端午連假的華山藝文特區電影院,推出了一系列《近看林奕華-非常林奕華舞台映畫》影展,堪稱空前的盛會。




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

ESRA Cadaver Workshops


ESRA 歐洲區域麻醉醫學會每年除了年度會員大會外,也有許多較為小型的會議與工作坊,而這個每年在馬德里舉辦的疼痛與區域麻醉的大體工作坊,自從去年參加過 ESRA 年會後,便列入了 2019 的年度行程。




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

馬德里的音樂劇 - 旅遊攻略不曾提到的新選擇


一般來到西班牙,大家必定不會錯過各種名牌服飾、便宜又好吃的 Tapas 下酒菜與 paella 海鮮燉飯、往北去 Barcerana 巴賽隆納看 Gaudi 高第的匠心獨運、往南去 Sevilla 賽爾維與 Granada 格拉納達看伊斯蘭文明留下的文化遺跡、往東去 Valencia 瓦倫西亞體驗陽光沙灘海鮮。

相較之下,位在中部大家較為熟知的反倒是 Toledo 托雷多、 Segovia 賽哥維亞、 Avila 阿維拉、 Cuenca 昆卡等旅遊城鎮,首都馬德里除了博物館、逛街與吃喝外,似乎較為無趣?



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

梵谷光之博物館 -- 藝術體驗的新境界


近年來為了讓藝術體驗更加多元化,不論是之前會動的清明上河圖那般經典重編,或是像之前伊藤潤二將 VR/AR 導入作品展覽中,甚至各種互動式呈現,都試圖讓藝術更加親近、讓體驗更加深刻。但這次梵谷的 Atelier des lumières 光之博物館,卻將藝術體驗推上另一新層次。



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

LAST 局部麻醉藥系統性毒性


自從 cocaine 被發明做局部麻醉用藥後,局部麻醉藥在臨床上便被廣泛使用,隨之而來,相關的藥物不良反應則漸漸浮上檯面。


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

關於局部麻醉藥該知道的 5 件事


作者:王姿文


前一陣子和朋友聊天,聊到最近在做的各種疼痛治療,還有自己從病人的回饋與各種實證中,漸漸調整自己的作法與藥物用量。

朋友此時突然驚訝的問了一句:「什麼?局部麻醉藥也有毒性?」

會有這驚訝其實並不大意外,畢竟局部麻醉藥是醫療同仁的好朋友:只需要打在傷口附近就可以讓傷口疼痛緩解(像是縫傷口打的局部麻醉藥),打在神經訊號傳導路上,就可以阻斷電位傳遞,進行一定範圍的治療處置(像是某些牙科與眼科的手術)。就連抽脂手術都會輔助加入局部麻醉藥,與脂肪一起抽出。臨床上使用實在相當廣泛。

可是瑞凡,是說連喝水多健康的生命之源「水」,都可以造成水中毒了,局部麻醉藥這樣一個好用的藥物,使用起來怎可以不小心呢?

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

平庸的邪惡 -- 我們與惡的距離真的遠嗎?


作者:王姿文




平庸怎麼會邪惡?


In other words, the more superficial someone is, the more likely will he be to yield to evil. That is the banality of evil. 
當人們越是淺薄,越有可能導致罪惡,這便是邪惡的平庸性。

最近關於「惡」的論述,隨著公視劇集「我們與惡的距離」開播而引起熱烈討論,在此當下推出這樣一部討論「平庸的邪惡」的劇作,時機相當湊巧(笑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