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

梵谷光之博物館 -- 藝術體驗的新境界


近年來為了讓藝術體驗更加多元化,不論是之前會動的清明上河圖那般經典重編,或是像之前伊藤潤二將 VR/AR 導入作品展覽中,甚至各種互動式呈現,都試圖讓藝術更加親近、讓體驗更加深刻。但這次梵谷的 Atelier des lumières 光之博物館,卻將藝術體驗推上另一新層次。


走進畫作中 -- 沈浸式體驗


不只是近年來沈浸式劇場,不同於一般大眾所熟知的鏡框式表演,試圖消弭表演藝術中,表演者與觀看者的界線。而一般靜態展出的畫作,也加入的如此風潮。

這次的策展是來自於藝術之都巴黎的 culturespaces 私人的藝術機構,藉由上百台投影機,在一個近千坪大小的空間,讓觀展者能夠置身於畫作打造的空間中。而在這次展覽之前,culturespaces 已經有嘗試過 Gustav Klimt 的作品再創作,獲得廣大的迴響與好評。

與其說是展覽,其實更像是電影表演。將作品的重新解構,讓作品中的主題產生動態效果,並將其背景無限延伸,搭配相對應的音樂與音效,讓觀展者彷彿置身於畫作中。


讓梵谷更梵谷


而這次 culturespaces 選定的便是梵谷。梵谷畫作最讓人熟悉的,便是那鮮明的色彩、流動的筆觸,讓這次的光影演出更佳令人印象深刻。又或許因為梵谷喜愛日本藝術的緣故,這次的「電影主題」除了梵谷外,還加入了當時 19 世紀相當流行的日本主義與浮世繪主題。

本次實際的全空間投影作品有三:Van Gogh, La nuit étoilée 梵谷星空Japon rêvé, images du monde flottant 浮世繪日本夢Verse 詩。有興趣的話,點取連結便可看到相關的影像呈現。


觀後感想


一開始其實對於這場展覽並沒有抱太大期待,一來覺得只是大型空間投影聲光秀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,二來覺得讓作品會動只不過是譁眾取寵罷了,之前梵谷相關的電影不也有嗎(咦),三來之前荷蘭的梵谷博物館也有類似的作品再創作呈現,已經大大失望過一次了(掩面)。但實際體驗後,卻是驚呆了(笑)。

在梵谷星空中,呈現的並不只是星空,而是梵谷作品的回顧。呈現的方式也相當特別,像是梵谷眾自畫像的登場是單隻眼睛,以窺視與被觀看的關係,讓梵谷從自己的作品中漸漸顯露出面容。而有些作品有時會有固定靜止的呈現範圍,而其他空間則是這幅作品的延伸,就像是我們專注在一個物件上時,其周遭背景被流動化與糊化的效果,讓實景感更加真實。

浮世繪中,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便是那藝妓們,投影讓整個展場彷如置身於和室空間中,隨著層層只見影子投影騎上的紙門被拉開,一個奢靡浮華的場景便被揭露出來,還有那有絕妙音樂搭配的海浪,當下真有置身洶湧海流中的體驗。

而最後的詩,則是自然空間、景物、宇宙、爆炸眩光、與幾何圖形的再創作,連下雨時地板上都會有陣陣漣漪,是個純粹抽象的聲光體驗。在星空與浮世繪的重磅轟炸後,是個簡短而寧靜的小憩。

在空間上,上千坪演藝空間的約被柱子切割成三個主要空間,另外有高台走廊可供俯視全場(但覺得在高台上就比較像在看電影 像位居高位俯視底下眾生,不如在空間中享受 360 度的沈浸式體驗),每個表面,包含腳下的地板,都是投影的涵蓋的範圍。另外為了增加流動的感覺,其中也有水池區與全鏡面萬花筒區,讓整個視覺呈現更加多元絢麗。

這三部全景投影短片的總時間約莫 30 分鐘,無限巡迴播放,觀眾可以自行選擇在展場的任何空間,或站或坐或臥,以各種角度觀賞這個精心打造的空間。

很開心能看到平面畫作也能加入沈浸式體驗的元素,是個相當推薦的展覽。也希望之後在台灣也能有看到類似的呈現。


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

LAST 局部麻醉藥系統性毒性


自從 cocaine 被發明做局部麻醉用藥後,局部麻醉藥在臨床上便被廣泛使用,隨之而來,相關的藥物不良反應則漸漸浮上檯面。


要小心警覺神經毒性


常見先有興奮性的症狀(聽覺改變 、味覺改變、嘴唇或手麻、譫妄)、再是抑制性的症狀(痙攣、呼吸抑制、甚至意識改變)。

這部分是出現 LAST 的警訊,因為臨床上較為明顯,容易在第一時間察覺。隨著神經學毒性的發生,接下來的是驚心動魄的心毒性。


大魔王是心毒性


可能會出現的臨床表徵有:傳導改變(心跳變快/慢、心律不整)、收縮力變差、甚至心臟停止,需要立即急救,又因為較難救回,甚至需要考慮用葉克膜來維持生命。

雖說大家常會記得 Marcaine 有心毒性,但其實所有的局部麻醉藥物,只要劑量夠高,都會造成心毒性。只是 Marcaine 神經毒性與心毒性的緩衝空間較小,常在出現神經學症狀後,心毒性便緊接而來,殺個措手不及。甚至有些不典型的案例,直接跳過神經學症狀,直接以心跳停止的方式來呈現。


還是遇到了,要怎麼辦?


雖說小心使得萬年船,但畢竟醫療沒有百分百,加上每人體質不同,還是有可能會遇到狀況。

一旦發現相關症狀,首先要維持呼吸道,確保呼吸道通暢,如果有痙攣症狀,應立刻以 BZD 等鎮靜藥物,甚至少量的肌肉鬆弛劑來停止抽筋,畢竟呼吸抑制造成的缺氧或是血液酸化,都會讓 LAST 更加嚴重。

積極預防、早期發現、早期治療,才是王道。

Lipid emulsion 是治療首選,但也不是只要有 lipid 就好,像是 propofol 就不能當作替代藥品,甚至可能會抑制心肺功能,而更加壞事。

要是心跳停止就按照 ACLS 處理,不建議使用 vesopressin, CCB, 或 beta blocker。

如果對藥物與急救都沒有反應,應立即送至可以提供體外循環的醫療中心,做進一步救治。


治療主角: 20% Lipid emulsion 


bolus 1.5ml/kg, infusion 0.25ml/kg/min til 10 min CV stability.
rebolus, infusion ~ 0.5ml/kg/min
Max 10ml/kg for first 30 min


最後小提醒


各種麻醉都有其好處與風險,麻醉還是要有合格的醫師來做處置,以確保麻醉安全。


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

關於局部麻醉藥該知道的 5 件事


作者:王姿文


前一陣子和朋友聊天,聊到最近在做的各種疼痛治療,還有自己從病人的回饋與各種實證中,漸漸調整自己的作法與藥物用量。

朋友此時突然驚訝的問了一句:「什麼?局部麻醉藥也有毒性?」

會有這驚訝其實並不大意外,畢竟局部麻醉藥是醫療同仁的好朋友:只需要打在傷口附近就可以讓傷口疼痛緩解(像是縫傷口打的局部麻醉藥),打在神經訊號傳導路上,就可以阻斷電位傳遞,進行一定範圍的治療處置(像是某些牙科與眼科的手術)。就連抽脂手術都會輔助加入局部麻醉藥,與脂肪一起抽出。臨床上使用實在相當廣泛。

可是瑞凡,是說連喝水多健康的生命之源「水」,都可以造成水中毒了,局部麻醉藥這樣一個好用的藥物,使用起來怎可以不小心呢?